第829章 坦诚(二更)

侯府小哑女 829 作者我吃元宝 全文字数 3544字

陶太后捂着心口,她快要被气死了! 可是即便如此,她还不忘继续下眼药。 “成阳,你糊涂了吗?本宫都是为了你好啊!书韵是怎么死的,真相明明白白摆在那里,你为什么视而不见。你为什么要相信这个心狠手辣的人?难道就因为他是皇帝?” “你说的没错,就因为他是皇帝。是他,将大魏江山从濒临分崩离析的边缘拉了回来。本宫身为萧家人,无论我心头多恨他,多不满意他,但我得摸着良心承认他是一个好皇帝。” 成阳公主一反常态的举动,重重打击了陶太后。 她不明白,她不理解。 神经病啊! “就因为他是你眼中的好皇帝,你就可以原谅他杀了你的闺女?成阳,你太令本宫失望。” “谁说我原谅他?” 成阳呵呵冷笑,“陛下,书韵因你而死,这是杀女之仇,我会一直牢记在心。你放心,我不会找你报仇,更不会出卖大魏江山的利益。 我只想说,书韵对你没威胁,你犯不着杀她。太后骂你心狠手辣,没有错。你是真的心黑,半点不容人。书韵没威胁啊!” “皇嫂有没有威胁,姑母说了不算,太后说了也不算。只有朕说了算!” 皇帝萧成文一番掷地有声的宣言,着实有些讨打,令人心生仇恨。 陶太后幸灾乐祸,又极度兴奋。 “本宫说什么来着。本宫早就说了,他没心的。他自小就是个冷漠无情的人,做了皇帝后更是变本加厉。成阳,你不要犯糊涂啊!” “母后,你少说两句吧!姑母不会受你挑拨,同朕反目成仇。” 皇帝萧成文轻言细语,又一本正经。 陶太后听在耳中,却觉着心口痛。 轻言细语的嘲讽,却比疾言厉色地对峙,更令她感到难堪。 因为,对方根本没将她当做对手。 她已经不配做对手。 她的手段,她的心机,她的花招,她的筹谋,统统都没有用,全都被皇帝一一化解。 还有什么比失去做对手的资格,更令她感到心痛。 她老了吗? 她变笨了吗? 凭什么看不起她,凭什么她连做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她不服! 她指着皇帝,“本宫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 皇帝萧成文轻声一笑,笑容和风细雨,看起来格外温柔。 他轻声说道:“何来阴谋可言?朕做任何事情,都是堂堂正正,犯不着使用阴谋手段。 就比如太平侯,他犯的事,足够他砍头三次。就算是三司会审,也改变不了杀头的罪名。 再比如,母后身边伺候的宫人,哪个手上没沾满鲜血?这些年,他们替母后干的那些脏事,臭事,还少吗?杀他们,朕都嫌脏了手。 至于陶家,大舅舅好歹还有点智慧,辞官回乡,说什么也不肯出仕。就因为他有自知之明,知道陶家罪孽深重,恐被秋后算账,不如一走了之。 唯独母后你,却始终执迷不悟。你为了夺权,不仅可以牺牲儿子孙子,就连大魏江山社稷你也可以牺牲。你根本就不配做大魏的太后。 大魏江山交到你手中,恐怕不出三五年,就会葬送。 这也是为什么成阳姑母不肯与你同流合污。因为她早就看穿了你,你满腹私心,绝无一丝一毫为江山社稷着想。” 陶太后大声反驳,“你胡说!先帝登基称帝那会,乌恒南侵,是本宫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先帝。 先帝病重,同样是本宫一心一直支持他,以防丞相石温专权。 本宫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萧氏皇族,为了大魏江山。你休要血口喷人。 别以为你当皇帝几年,有了一点功绩,就可以抹杀本宫这些年对朝廷对皇室付出的一切。” 说完,她就哭了。 似乎是想起了伤心往事。 她抹着眼泪,“成阳,你说句公道话。这些年,本宫对朝廷到底有没有付出?皇帝命不久矣,是不是应该有人站出来制衡朝臣,以免皇帝被人欺辱。成阳,你说话啊!” 成阳一声叹息。 今日进宫,原本是为了闺女讨还公道。 万万没想到,会卷入母子纷争之中。 她对陶太后的问题避而不谈,反而是问起皇帝,“陛下,我可否得到你一句真话,太后说的是真的吗?你的身体真的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皇帝萧成文目光清澈地看着她,反问道:“如果朕说是,姑母要怎么做?” 成阳公主满腹伤心,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 她克制着情绪,努力做出平静的样子,说道:“如果陛下真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我,我,我替陛下感到不值。
书韵去世,我心头慌乱无措,如今竟然不知道该找谁讨还公道。 早知如此,当年就不依着书韵的意思,不让她嫁给先帝。那么,今日她儿女双全,幸福美满,一定能长命百岁。是我鬼迷心窍,非要促成她和先帝的婚事,糊涂啊!” 说完,她扭过头低声抽泣。 她想狠狠抽打自己。 她心头悔不当初。 她觉着自己不配为人母,因为她不能替闺女报仇。 同时,她又觉着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身为皇室成员,她要以大局为重。 内心纠结矛盾愤恨,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她倍感煎熬。 皇帝萧成文突然说了一句,“那把火不是朕命人放的。不出意外,是皇嫂临死前命人放的火。” 成阳公主当场愣住,“书韵放的火?” “是!”皇帝萧成文无比肯定。 陶太后大声怒斥,“休要胡说八道!人都死了,还要栽赃嫁祸,何等恶毒。成阳,你不要听他胡说。” “姑母相信朕吗?” 皇帝没理会陶太后,他就看着成阳公主。 成阳公主倍感压力,缓了缓,才缓缓点点头,“我相信陛下。事到如今,陛下无需撒谎。” 皇帝连命不久矣这件大事都承认了,区区放火何至于隐瞒。 以此推论,成阳相信他的话。 皇帝萧成文笑了笑,笑容浅淡,转瞬又恢复了严肃的面目。 “朕下令赐皇嫂毒酒一杯,姑母若要怪罪,朕无话可说。但,朕不后悔。时间倒流,朕依旧会这么做。” 成阳眼神复杂地看着他,“陛下何必坦白,你让我如何面对?陛下为何不继续沉默下去,好歹让我心头有一点点念想。” “事到如今,朕不想欺骗姑母。姑母待我以诚,朕自不会辜负姑母的信任。” “哇”的一声,成阳公主嚎啕大哭,伤心不已。 她太难了! 她对不起自己,对不起闺女,对不起外孙…… 唯独,对得起列祖列宗,对得起江山社稷。 她哭着起身,“这里,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踏足一步。陛下保重!你放心,你的身体情况,我会守口如瓶,半个字也不会透露。告辞!” 她无法继续停留下去。 满腹愧疚感已经快要撕裂她的内心。 只有远离此地,方能远离痛苦。 皇帝没有阻拦,示意内侍放行。 陶太后连连叹息,恨铁不成钢。 “陛下又赢了一局,一定很高兴吧。”她语气讥讽,眼神厌恶。 她是打心眼里厌恶皇帝。 皇帝萧成文面无表情地说道:“母后不必感到沮丧!从你踏进金銮殿那一刻起,失败就已经注定会伴随母后接下来的日子。” 陶太后呵呵一笑,“你想诛杀本宫,尽管动手,本宫不怕你。” “母后当然不会怕朕。朕也没说过要诛杀母后,母后是不是误会了。” “你休想蛊惑本宫。你在想什么,本宫一清二楚。从本宫道出你命不久矣的事实那天起,你就对本宫起了杀心。你这个忤逆子,被你偷人寿数多活了几年,真是便宜了你。否则,皇位哪里轮到你来继承。” 皇帝萧成文微微挑眉,“母后真会猜想,连偷人寿数都想得出来。” 陶太后哈哈一笑,满腔怒火都在话语中。 “若非你使了见不得人的手段,你怎么会活到今天。早在你成亲那会就该死了。” “母后说的没错,朕是早就该死的人。奈何,老天不肯收了朕的性命,且让朕活到今天。可见,老天还是公平的。” “你放屁!你窃人性命,你不得好死。你说,你是不是偷了先帝的寿数,是不是?” “母后果然得了失心疯,这么早就开始胡言乱语。看来朕要吩咐太医加大用药分量,治一治母后口无遮拦的毛病。” “你站住!你不许走。你到底想怎么样,才肯放过本宫。” 皇帝萧成文背对着她,不曾回头,“朕从未将母后怎么样,又何来放过。母后切莫多想,安心养身体,且待将来。告辞!” “不许走!你不能走啊!” 陶太后追到宫门,被内侍拦了下来,寸步不得前进。 她大哭! 一转身,就将大殿内的所有摆件,全都砸了个稀巴烂。 …… 费公公请示皇帝,“陛下,要不要派人盯着成阳公主?老奴担心她会乱说,对人透露陛下的身体情况。” 皇帝萧成文冷冷一笑,“事到如今,要不要派人盯着还有意义吗?不过,你要是不放心,就派人看着点。” “诺!”
隐藏
广州市白云区三元里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