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选择权

慕红裳 319 作者旺财是只喵 全文字数 2164字

“谢姐姐,”穆红裳安静听谢淑柔胡说,半晌之后,突然笑嘻嘻地冒出来一句:“你觉得嫁到我们安国公府很好吗?” “是啊,”谢淑柔点点头:“很好呀。” “那谢姐姐也嫁去我们家不就好了?”穆红裳一脸坏笑地说道:“谢姐姐不喜欢我大哥,但再过一年多,我二哥和三哥也要回京了,随你挑一个嫁,怎样?” “你这小丫头……”谢淑柔忍不住笑出声。她万万没想到,穆红裳在这里等着她呢。这小丫头贪心不足啊,将女主顾仪兰扒拉到他们路人甲家庭去还不满足,居然还惦记着将她这个恶毒女配也一起叼回去。 女主和恶毒女配嫁在同一家当妯娌……画面太美实在不敢想,谢淑柔忍不住狠狠一抖。她和顾仪兰的塑料姐妹情怕是经不起这样的折磨。 不过这一大一小两个姑娘,说起嫁娶的话题,态度倒是一模一样的坦荡。不仅穆红裳并没有不好意思,连已经到了适嫁年纪的谢淑柔,也是一副就事论事的架势,提起自己未来的婚姻,半点羞涩都没有。 “你也别惦记了,”谢淑柔摇摇头:“你猜我祖父和祖母能甘心将我嫁去你们家里吗?我家里对我是什么指望你又不是不知道。” “当王妃有什么好的,”穆红裳大眼睛瞪得圆溜溜:“我觉得做安国公夫人也不差呀。我二哥以后要承袭安国公爵位的,咱们大周朝唯一的超品公爵,谢姐姐如果能嫁给我二哥,以后做安国公夫人,也不错呀。” “他们那里是指望我当王妃,”谢淑柔低下头,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他们是指望我当太子妃,以后当皇后!” “可是谢姐姐你自己不是不喜欢嘛!”穆红裳上前一步,主动牵制住了谢淑柔的手,和她并肩慢慢沿着热闹的街道向前走。 “我喜不喜欢重要吗?”谢淑柔抬头看了穆红裳一眼,忍不住苦笑一声:“我姓谢,是谢家女。我嫁得好谢家能更好,而谢家好了,我也才能更好,我是谢家人,和谢家是真正的利益共同体,永远分不开的。” “但你不喜欢仪王也不喜欢信王呀,”穆红裳望着谢淑柔显得有些悲伤的表情,有些呆呆地答道:“谢姐姐,你明明告诉过我,嫁人不可以随便的,一定要选自己喜欢的人。你明明说过的……” “对!”谢淑柔摸了摸穆红裳的脸,朝她露出笑容:“你一定要听我的。要选个你喜欢的人嫁。你不像我,你是有选择权的。” “谢姐姐反复叮嘱我的事,自己为什么不做到?”穆红裳澄澈的大眼认真地盯着谢淑柔:“你也应该按照自己的心意,选自己喜欢的人嫁。” “哪有那么容易,”谢淑柔低下头,盯着青石板地面,轻声说道:“这时代大部分的女孩子,其实都没有选择权。红裳你想想,顾仪兰和你大哥两情相悦,很快就要成亲了,看起来很圆满对吧?但其实这桩婚事的选择权并不在顾仪兰手里。你大哥若不是也喜欢上了顾仪兰,她哪里有机会能依照自己的心意,嫁给她喜欢的人?”
谢淑柔的问话让穆红裳顿时语塞。关于婚姻的选择权,她似乎从来没有仔细考虑过,她甚至也从未认真去想过到底什么是成亲,为什么嫁人,她只知道自己将来会远嫁,并且已经早早想好了要去江南,仅此而已。 至于她会嫁给江南的谁,这个人是不是由她自己来选,穆红裳其实从来没仔细想过,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重要。选择权很重要吗?应该是吧…… 谢淑柔曾经十分认真的叮嘱过她,要她将来一定要按照自己的心意生活,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这句话穆红裳其实听进去了,并且记住了,但也仅此而已。什么样的夫君人选才算是她喜欢的呢?穆红裳其实不太清楚。她只是懵懂地觉得,如果让她自己决定,大概自己将来会选个好人,个性温柔的那种。有个温柔的好人夫君其实不错,万一她惹祸了,温柔的好人夫君会想她那些好脾气的哥哥们一样,轻易原谅她。 这样的人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吧?祖母说过,江南水乡与京中风物不同,那里的人个性都很温软,在江南找个温柔的好人夫君……应该挺容易的吧?穆红裳有些不确定地想。 反正总要嫁呀,祖母肯定不许她一辈子留在京中的。虽然……虽然眼下对她来说,最合心意的日子就是永远留在京里,留在祖母、爹娘、叔父叔母,还有哥哥弟弟们身边,但肯定不行的…… “谢姐姐,”穆红裳最后问道:“那,如果你有选择权,你将来想嫁个什么样的人?过什么样的日子?” “如果我有选择权……”谢淑柔笑了,似乎是觉得穆红裳的假设天真又可笑,但她的回答却毫不犹豫:“如果我真的能拥有选择权,那我谁都不想嫁。这个时代的男人,我一个都不想嫁!这些男人与我三观不合,代沟太严重了,我跟谁绑在一起过日子都是受罪。” 三观不合??穆红裳有些懵的样子,她早已习惯了谢淑柔口中偶尔冒出来的那些稀奇古怪的词语,但这个三观,的确让她理解起来有点困难。 “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谢淑柔的解释更是让穆红裳一头雾水,越听越糊涂,她老老实实地承认自己并没有听懂。 “简单地说,”谢淑柔倒是个十分努力的老师:“三观不合的两个人对于许多事情的看法都不一样,彼此之间很难相互理解。两个人在一起,对方的观点我不能接受、也不认同,而我的想法,对方也无法理解,所以根本没办法沟通和相处。这是不可调和的矛盾。我不想与这些性别歧视严重的古代沙猪生活在一起,不管他们长了多好看的皮囊,骨子其实都一样,他们永远都学不会尊重女人,因为他们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里,就没有这一项。”
隐藏
广州市白云区三元里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