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无情

作者小舞 全文字数 3710字

圣徒来到医院三楼的时候,几名穿着白衣的医生正不停交谈着从走廊里走出来。 双方打了个照面。 几名医生下意识的抬手敬礼。 他们并不是这家疗养院的医生,而是属于豪门集团私人医院里的教授,都是资深的军医,军人习性极重。 圣徒随意的摆摆手:“一天见好几次面,别弄得这么客气,情况怎么样?” “整体上来说是好的。” 为首的医生苦笑一声,说的是好话,但声音里却带着苦恼:“殿下的手指两个月前动了一次,这段时间,我们密切的注意他的身体状况,并且记录下了详细的数据,殿下的身体数据一直在向着好的方向转变,只不过速度很慢,以现在的数据峰值来判断的话,想要达到可以让他醒过来的数据,还有非常漫长的一段时间。” 医生顿了顿,谨慎道:“也许是漫长到我们根本无法推测的一段时间。” 圣徒紧紧皱了皱眉头。 他不意外这个结果。 但每次听到总是有些烦躁,他也看过医生详细记录的数据,在他看来,那些代表着身体状况的数据完全是乱七八糟的,有一些高了比较高,有一些低了比较好, 无数的数据甚至能够代表着人体各个器官的恢复情况,一起放在他面前,就如同天书一样。 “你们说的数据,到底是哪方面问题最严重?” 圣徒问道。 “各方面都很严重。” 医生的表情严肃:“只不过最严重的,还是殿下的脑波,他的脑波数值很低,并且增长的极为缓慢,甚至有些时候还处在下滑状态,从这方面来看的话,殿下,应该是自己不想醒。” 圣徒顿时沉默下来。 心灰若死吗? 深爱了一个人多年,也分别了多年,日思夜想 ,辗转反侧,无数次的渴望和等待,度日如年,那种厚重磅礴到无法想象的情绪一日又一日的积压在心里,背负在身上,一年又一年。 最后一次见面,他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燃烧着化为灰烬。 连一句话都没有。 什么是绝望? 或许他当时的内心,才是真正的绝望。 圣徒沉默了很长时间,才低沉道:“我知道了。” 医生们本能的再次敬礼,相互讨论着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圣徒犹豫了下,还是继续前进。 医院的三层空间不大,原本住着的伤员也不是很多,比如青龙公孙起,比如玄武李往生,再比如朱雀羿,随着时间的推移,三层出院离开的人越来越多,到现在整个三层只剩下一人。 昏迷至今,近两年的时间里,他只是在两个月前勉强活动了一下手指。 圣徒来到了病房前,推开了房门。 曾经被整个黑暗世界公认为最强刺客甚至敢于真正的天骄一战的男人正躺在病床上,呼吸微弱,死气沉沉,尽显落魄。 司徒苍月坐在床边,拿着梳子给他轻轻梳理着头发,她静静的看着昏迷不醒的弟弟,表情柔和的让人心疼。 如今的幽州特别行动局局长流云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幕,一动不动,犹如雕像。 看到圣徒进来,流云动了动身子,点点头,低声道:“殿下。” 圣徒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着躺在床上的劫,轻声道:“我刚刚正好遇到医生,问了下,他的恢复状况还是不错的,起码是在好转,虽然时间长了些,但并不是没有康复的希望。” 司徒沧月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轻声问道:“什么事?” 圣徒犹豫了下,摇摇头:“没事。” 司徒沧月看了他一眼,有些疑惑,但却没有多问,只是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出发?” 圣徒挑了挑眉。 “去荒漠。” 司徒沧月吐出三个字,表情平静而淡然。 北疆军区封锁荒漠监狱已经成了中洲如今最大的新闻,普通人不知情,但有一定消息渠道的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这次的封锁,或许还不能说是下次换届和与北海博弈的胜负手,可这次封锁却已经足以决定东皇宫在这次事件中的立场,只要东皇宫可以冲破封锁,无论是从内到外,还是从外到内,李天澜一旦跟东皇宫取得联系,他们跟北海王氏的合作将会正式开始,如果封锁线纹丝不动的话,那么不说北海会少了豪门集团和东皇宫这种盟友,最起码他们首先失去的就是李天澜这样一个主要战斗力,而且封锁线不破,豪门集团在跟东南集团的合作中也会顾虑重重。 司徒沧月当然明白这一点。 对于李天澜的选择,她不愿意去评价,在她看来,让东皇宫取代昆仑城没什么不好的,但让东皇宫变成第二个北海王氏,一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只是选择不同而已。 她很清楚,在李华成和陈方青亲自拜访了李天澜之后,李天澜却表现出了跟北海合作的意向,这在两位巨头眼中,无疑是背叛,一旦真的让陈方青拿下了北海,东皇宫的结局能好到哪去?
眼下最主要的,就是打破北疆军区的封锁线。 如今的东皇宫已经可以拿出一个相当出色的阵容。 但如果说要集中最大的战斗力的话,那自然是她和圣徒一起行动才是最豪华的阵容。 也是最有把握冲破封锁线的阵容。 圣徒看了司徒沧月一眼。 他的眼神有些奇怪。 “怎么了?” 司徒沧月眉头微皱。 “所以说,你从头到尾都没有接到某些人的电话?” 圣徒似乎明白了什么。 司徒沧月很在乎李天澜,这一点没人能够否认,但她毕竟是叹息城的城主,司徒沧月也不是没有责任心的人,如果她也接到了某些人的电话,此时此刻,根本不可能是这种没有丝毫顾虑就要去荒漠的样子。 “谁的电话?” 司徒沧月有些疑惑。 “陈方青。” 圣徒晃了晃手机,面无表情的开口道:“十多分钟钱,他刚刚给我打了电话,语气很强硬。” 司徒沧月顿时眯起了眼睛,她的双眸有些冷冽:“威胁你?” “算是吧。” 圣徒洒脱的笑了笑:“他说蜀山不管怎么说,都是中洲特战力量的主要组成部分,我是蜀山的大师兄,有责任也有义务照顾中洲的利益,这样的蜀山,才不会让人失望,听听,这话说的多有意思。” “我在蜀山的位置,看起来要尽快交出去才行了,不然我这副宫主做的,真是憋屈。” “所以,你答应了?”司徒沧月声音有些低沉。 圣徒沉默下来,没有说话。 “那我自己去。” 司徒沧月站了起来。 “凶兵落日...” 圣徒缓缓道:“现在应该可以勉强开火了吧?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一旁始终沉默着的流云脸色微微一变。 “那又怎么样?” 司徒沧月冷笑起来:“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落日。” “所以我没说错,落日已经可以发挥出威力了,对吧?” 圣徒眯起了眼睛。 司徒沧月沉默了下,淡淡道:“这不重要。” “确实如此。” 圣徒点了点头:“不过我认为你现在不应该去荒漠,应该去叹息城看看。” 司徒沧月有些疑惑的嗯了一声。 “我想我明白陈方青为什么打电话给我了。” 圣徒笑了起来:“这是把我当成软柿子了,很明显,他并不想招惹你,或者说不想明目张胆的威胁你,但你我在这里,别人难道真的会视而不见吗?陈方青可以打电话用整个蜀山来威胁我,我不得不妥协,他又怎么可能忘记你?他不威胁你,不代表不会去动叹息城。” 圣徒看着司徒沧月的眼睛,轻声道:“雪国的黑暗世界,如今可是在王逍遥掌控中的。” 司徒沧月的眼神猛地一变。 叹息城,就在中洲与雪国的边界上。 陈方青不需要打电话来威胁司徒沧月,有王逍遥在,雪国的力量就可以把司徒沧月拖在叹息城。 只是。。。 她想到了李天澜在去荒漠之前留在叹息城的那把剑,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犹豫。 “至于荒漠那边,你不需要担心。” 圣徒淡淡道:“陈方青根本不知道,即便他不打这个电话,我也不会去荒漠,就算没有我们,殿下也有解决封锁的办法。” “没人能够未卜先知。” 司徒沧月认真道:“现在的封锁线,不止是已经超过了四万人的军队,还有古千川,古千川或许不足惧,但一位无敌加上一把凶兵,再有大量军队配合,天澜怎么解决?” “靠实力。” 圣徒说道:“不需要未卜先知,只要有可以解决一切的实力,那就不会遇到任何意外。” “你对他确实很有信心。” 司徒沧月摇了摇头:“但你我应该都很了解无敌境,天澜在这个年纪,甚至可以说在这几年之内,根本不可能进入无敌境,他的年龄在这里,身体强度不足,是最主要的问题,他能面对古千川我信,但我还是那句话,没人比我更了解落日。” 她了解落日的运行模式,了解落日的蓄能时间,也了解落日的威力。 在一位无敌境手中,落日哪怕并不是以威力出名,瞬息间的开火,也等同于巅峰无敌境的全力一击,李天澜进不了无敌境,怎么解决凶兵一击? 圣徒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极为古怪的光芒。 似乎每次提起落日,他都有些不对劲。 但司徒沧月没有注意到。 她低着头,看着昏迷中的弟弟,平静道:“我需要一个可以说服我的理由。” 圣徒将手机放回口袋,静静道:“因为我很想见见传说中的无情。”
隐藏
跑狗论坛新一代的跑狗论坛